春华秋实
—1978届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研究生班学友毕业三十周年纪念展


日期:2010-12-14    来源:美术报

 

 

  画虽艺事,但是毕竟是思想的产物。作品的成功与否和作者的襟怀情愫有着密切的关联。需要有相当广泛和深刻的文化修养和技能,并且要将这些能够融会贯通,变作自己血肉的一部分,才能“不见其山为山不见其笔为笔”,达到物我两忘的境地。需培养胸中的“浩然之气”,对形象有充分的、自由的把握,方能创作出有分量的作品。

  凡从事中国绘画或者喜爱中国绘画的人,都会有这样的感觉:即在欣赏作品中,享受到远比客观自然、物质形态本身更深远、更强烈的美感和艺术魅力。中国绘画除却一般造型艺术所必备的应物象形,叙事状况的功能之外,还给人们提供了一个更加广阔的思维空间,优游其中,流连忘返。从而使得精神情感得到升华,对宇宙对自我有一个新的视点与了解。这便是中国绘画所涵咏的东方文明的哲理与智慧。

  笔墨是传统的造型手段,也是我所喜欢的。黑与白是色彩的两个极端,是最朴素,最强烈,同时也是变化最丰富的色彩—在水的冲击、渲晕之下,墨色的变化非常动人。与其说它是自然的色彩,还不如说是灵魂的言语。茫茫大千世界,几乎没有它所不能表现的,因此我觉得水墨画是最伟大、最神圣的艺术形式,而我们的祖先竟然能够发现并运用它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。应当是世界文明史上可圈可点的事件。

  用水墨来创作作品的难点在于:你必须在客观对象与心智情感之间找到一个“交汇点”,如果说得邪乎一些,就是在过去与现在之间找一个契合。许许多多的艺术家都在努力地寻找这个“点”。时而找到了,转眼又失掉了,寻寻觅觅、凄凄惨惨戚戚,得而复失,失而再得、形容枯槁、惨淡经营。水墨世界简直就像万花筒一样变幻莫测、讳莫如深。说也奇怪,正是这种不可捉摸 、难以预料的悬念竟引起无数的人神魂颠倒地追求,一往情深地倾慕,乐此而不疲。如果说唾手可得,有度可量的话,恐怕早就没有如此大的吸引力了。

  “绘事之至,无非生机”。正因为中国绘画所珍视的是自然与生命所以它所关照的主题,以及所运用的表现方法,都离不开这个根本。

  写形还是写神,是中国画坛的公案之一,但是其争论的激烈、热闹和尖锐的程度尤以近百年为甚。并且在可预见的将来,这样的争辩还会继续下去。我想,如果把这些争论同样也放进“自然与生机”的大框架中,那么就一定会更有意义、有效果得多。


 

返回

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83号楼(中央党校南院) 100091 T 010-6287 8566/6286 0758 F 010-6287 8566-16
www.landskyart.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9